当前位置: 首页» 人物访谈 » 正文
江西艺术名家访谈系列之色釉大师车一鸣
时间:2018-12-03    来源:    浏览次数:605    [ 加入收藏 ]

  寻梦瓷都遇贵人

  车一鸣先生,是一位由寻梦画家登临色釉大师之位的传奇人物。他1973年出生于甘肃通渭县,1998年从兰州师范高专美术系毕业后,怀揣梦想,孤身一人独闯瓷都景德镇。彼时的车一鸣委身于私人作坊画瓷,苦心钻研釉下青花与釉里红等陶瓷绘画艺术,微薄的收入令他捉襟见肘,日子过得很是的窘迫。

  第二年,他与朋友合租了一间店面,自己买坯子来画,自产自销,不料日子更是艰难,有点像齐白石初到北京的落魄情形。

  这位西北汉子的画风、画法,完全是西部风情那种粗犷、写意的手法,在景德镇千年因循守旧画风的笼罩下很难找到知音。瓷都街头那种复制前人,重复自我,千人一面的画风,误导了南来北往的客人:以为那些呆板、生硬的画风,代表了景德镇陶瓷工艺的正宗。本地人、外来客,没有人关注这位浪迹天涯却倔强、执着的即将破茧而出的色釉大师车一鸣。

  眼看车一鸣想在瓷都闯出一片属于自己蓝天的梦想就要破灭,眼看车一鸣心力交瘁准备转战他乡,幸运之神奇迹般出现在他的面前。这位慧眼识珠的伯乐就是当年在景德镇陶瓷界咳嗽一声,陶瓷艺术界都会为之震动的著名陶瓷收藏家、鉴赏家孔发龙先生。

  孔先生偶然路过车一鸣女友开的小店,当他看见店里摆放着的车一鸣的作品时,睿智的眼神透射出惊喜的光芒,祥的脸庞绽放出欢喜的笑容,仿佛发现了他苦苦寻觅了多年的珍贵的艺术品。孔先生二话没说,当即就挑了几件车一鸣的作品回去细细品味。一次、两次、三次……孔发龙先生最后一次到车一鸣的小店中留下了自己的姓名地址,约车一鸣喝茶聊天。

  世事洞明的孔发龙先生,凭着他几十年来走南闯北阅人无数的经验,凭着收藏家的艺术敏感与洞察力,他深信车一鸣是一支前途不可限量的潜力股,是一块未加雕饰的灵通宝玉,他决心以自己的财力和影响力来悉心栽培眼前这位陷入迷茫的未来的色釉大师。

  车一鸣从此后拨开云雾见青天,跟随孔发龙先生遍访名师,虚心求教,先后得到了王锡良、吴山明、王伯敏和孔仲起等著名画家的辅导和指点,画艺进步神速,日趋成熟。苦心钻研泥与火、色与泥、色与火的变化关系。最后,孔发龙先生以一个艺术鉴赏家的敏锐眼光,确定了车一鸣陶瓷艺术的主攻方向——专攻中国陶瓷工艺美术史上千百年来未曾有人攻克的高温颜色釉绘画。

驾驭高温颜色釉驾驭高温颜色釉

  高温颜色釉陶瓷绘画的难度,在于颜色釉的运用与烧制温度的控制,因为颜色釉就像一匹没有驯服的野马,世人无法驾驭。釉料开始画在瓷器坯胎上,它的的确确是一个按照艺术家的意志而存在的图案。但烧制过程中却会受温度的干预而变得天马行空,肆意流淌、随处倾泻,滔滔汩汩不择地而流淌,发散开去。高温颜色釉烧出来的图案,简直就像小孩尿床画的“地图”一样,不成形状,不可操控,历代前贤都为攻克颜色这一课题而费尽心血,但都无功而返。

  车一鸣有了孔发龙先生的财力、物力和精神上的支持,他的艺术灵性好似如鱼得水,更像龙归大海,自由畅快,生机勃勃。他运用自己所学和聪明才智,参考前贤的点滴经验,在景德镇瓷都这块热土上寂寞地参研耕耘,屡战屡败,屡败屡战,愈战愈勇,在色釉的艺术表现力和艺风格上不新地取得突破性进展。

  车一鸣把传统中国山水画与传统陶瓷绘画技法巧妙地融为一体,使作品意境含蓄,神韵悠然。既有北方山川之雄浑,又有江南水乡之灵秀;既有北方画风的粗犷大气,又有南方瓷画的精细清秀。车一鸣犹如一位高超的魔术大师,将各种釉料巧妙地按照他心中所需要的分量按比例混合使用,色彩斑斓的花釉,与紫金釉调和在一起,烧制出赤、橙、青、蓝等丰富色彩,用来表现山峦叠嶂,天地苍茫;用紫金釉、乌金釉晕染的山峰、岩石,经高温烧制,呈现的纹理,显示出浑然天成的肌理,与信笔勾勒的树木、房屋和谐地融为—体。莽莽苍苍,混混沌沌,元气淋漓,达化通神,为不可多的神品。车一鸣的高温颜色釉的成功运用,不但为车氏陶瓷作品增添了古雅神韵,更为中国陶瓷艺术的表现手法填补了一项空白。

  车一鸣的瓷绘画艺术作品质朴而温润、苍茫而大气,在陶瓷艺术界独树一帜,在收藏界已经是奇货可居,各国政要、名商巨贾,无不以手中收藏有一件车氏独有的高温色釉陶瓷作品为荣。也许,只有好汉不怕出身低、英雄不问出处这类充满个人英雄主义色彩的古训,才是解释车一鸣先生从寻梦画家成长为一代色釉大师的最佳注脚。

心中有梦再攀登心中有梦再攀登

  但凡见过车一鸣的人,想必都会很自然的感觉到车一鸣的身上那种憨厚、拙朴,他不善言辞,更不自夸,与人闲聊也总是憨憨的微笑,很少说话,真正的是讷于言而敏于行。

  车一鸣的陶瓷作品陈列于景德镇陶瓷大世界的“精益斋”,在二楼辟有陈列专柜,有瓷板、瓷瓶、镶器等各种形状,没有一件作品是相同的,他想重复自己也重复不了。因为高温颜色釉陶瓷绘画是泥与火,色与火的关系,而且还受到装窑时艺术品摆放位置的影响。更为不可思议的是,连烧窑时间长短、温度高低、就连开窑时间的早、晚都会影响到一件高温颜色釉作品的艺术效果。一招不慎,就有可能报废一件辛辛苦苦精心绘制的上乘之作。只有掌握了不同釉料的流动性及其色彩的有机变化,才能在作品中随心所欲、挥洒自如了。高温颜色釉的最高境界还在于它的不可替代和不可复制性,通过不同的施釉方法,如:泼、洒、涂、浇、喷等多种手法,使同种的色釉产生不同的肌理效果,变幻出丰富多彩的艺术效果来。不同的色釉由于其配制上的不同,烧成后的质地也会在很大程度上产生不同的效果。车一鸣将不同工艺特性的窑变釉用于绘画创作中,使之达到与作品意象、意境的完美融合,使其产生强烈的震撼效果,体现陶瓷艺术作品的工艺之美、艺术之美和意境之美。

  车一鸣的高温颜色釉陶瓷绘画,追求窑变的效果,自然的蕴藉,他的高温窑变山水画,运用各种釉料的特性,借助窑火的力量,使得画面呈现出高温颜色釉特有的肌理,色泽,用手触摸画面,可以真真切切地感受到画面的立体感,层次感。欣赏画作,意象万千,如梦似幻,朦胧微茫,犹如天造地设,非人力所能为之,叫人心醉,叫人神往。但车一鸣对自己在高温颜色釉陶瓷艺术中所取得的成就仍不满足,他还有更高更远的梦想。

  “路漫漫其修远兮,我将上下而求索。”车一鸣正在“精益斋”潜心研究下一步的主攻方向,他要驯服高温颜色釉这头怪兽,让高温颜色釉服服帖帖地为陶瓷艺术家服务,为人世间贡献更多的美的色彩,美的画卷。车一鸣希望他的高温颜色釉配方能够像青花釉料一样,成为艺术家随心所欲可操控、可塑造的釉色,能够在目前所掌握的浓淡层次和发色更上层楼,力求更精细,更完美。

  景德镇自古以来就有“匠从八方来,器成天下走”的民谚,景德镇的陶瓷艺术的每一次创新,都离不开外来艺术家的智慧,也许这也是一种“鲶鱼效应”吧。历史上著名的“珠山八友”中的王大凡、何许人和1904年出生的八友中最年轻的艺人刘雨岑分别是徽州黟县、徽州歙县、和安徽太平(今黄山市黄山区)人。当今景德镇陶瓷艺术重量级人物,著名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王锡良先生,也是景漂一族。如今,从寻梦画家到色釉大师的车一鸣,老家远在祖国的大西北甘肃省,更是典型的瓷都“景漂一族”,景德镇千年窑火不灭,靠的就是世界瓷都的包容,吸纳,因而才成就了瓷都的美誉,发展了瓷都的陶瓷工艺美术。祝愿车一鸣在景德镇陶瓷艺术的高温颜色釉领域中寻梦、追梦能够带给世人更多的惊喜,带给车一鸣自身更多的欢喜。

  车一鸣,陶瓷大师,现代高温颜色釉绘画的领军人,国内外收藏界、艺术界公认的陶瓷(窑变)“色釉山水画大家”,被国家评为影响中国陶瓷100人之一,省工艺美术大师。在国家、省、市陶瓷艺术展评中,其作品多次摘金夺银,高温颜色釉山水瓷画曾获全国中青年陶瓷家收藏家精品大奖赛金奖,瓷版画《长征》获银奖。2003年泰国公主诗琳通收藏了车一鸣创作的《秋韵》山水瓶。2004年创作的《庐山含鄱口》被中国佛教学会会长一诚法师收藏。2005年后更是成果喜人,他与著名山水画家汪天行合作的《五岳照五环》山水瓷艺作品被北京奥运会组委会收藏。2013年他的《釉下彩山居图》在二十六届中国北京国际工艺礼品展览会中获工艺美术金奖,他以井冈山、庐山、长江和泰山、太行山、黄河为题材创作的特大高温色釉山水瓶作品分别被公安部边防总局、消防总局等多个国家部委办局收藏陈列在主楼大厅最显眼处。

  2013年10月车一鸣担任堪称现代“清明上河图”,江西省文化重点工程,56块1米宽、1.6米高大型通景式瓷板画长卷《锦绣中华》巨制创作组的艺术总监和主创画家。《延安风光》、《漓江山水》、《钓鱼波涛》等6板由他一个人创作完成。人民日报海外版文艺专栏以三分之一版的长篇幅介绍了车一鸣大师的艺术成就,高度评价他为景德镇陶瓷装饰贡献了一门新题材和开创了一代新画风;《中国美术报》以两个整版篇幅刊登“山水色釉大家——车一鸣”。

  中国工艺美术协会执行会长蒋仲平欣赏他的作品后为其题写“国宝”二字,中国收藏家协会会长阎振堂为其题词“国魂、国粹、国宝”, 中国首席工艺美术大师王锡良和中书协名誉主席沈鹏以及诸多名人政要都为他题词,均给予极高的赞誉。

  2016年6月2日,在乌克兰首都基辅举办的“中欧艺术对话——我们在基辅”艺术展示会上,景德镇精益斋陶瓷博物馆色釉山水艺术大师车一鸣创作的两件高温颜色釉山水瓶作为国礼瓷,由中国收藏家协会副秘书长王邦华赠予乌克兰前总统维克多-安德烈耶维奇-尤先科。

分享到:
责任编辑:

最新公告

暂无公告

(c)2008-2016中企在线_中国企业新闻权威门户_中国轻工业企业管理协会主办_zqqx.org.cn   京ICP备 10042363号-2